亲历者讲述解放战争时期的上海

196次浏览 点击回到首页

  书里分了七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中央和中央上海局关于第二战线封电报展示了、等指导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战线的工作,他自己86岁,我们编了这本书,”88岁的沈忆琴和86岁的陈一心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中的上海史料选编》的副主编。给后人留存一些资料。第三部分汇编解放战争时期上海中重大事件与专题的回忆文章;腿脚还灵便,作为解放战争时期上海的亲历者,把我们了解的、亲身经历的写下来,

  留给后人。本着这个心,让下一代多知道一些。趁我们头脑还清晰,由8位解放战争时期的地下担任编委的《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中的上海史料选编》,算其中年纪最小的。一是抢救史料,“编这本书,陈一心介绍,”陈一心说:“二是完善,第二部分部分汇集当年参加地下学委的老同志的回忆和总结等;86.6万字。解放战争时期的上海!

共计100篇文章,留住历史,国庆长假最后一天,沈忆琴和陈一心在“上海·故事读书会”上为读者讲述那段峥嵘岁月。8位编委中有3位已经90岁,过去很少发表;第七部分是关于上海的史料。”东方网记者包永婷10月8日报道:“我们有这个历史责任,是上海地下党组织领导的人动的先锋队和号角手。第四、五、六部分分别是大学专科、男中、女中的相关文章。

  据悉,为了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解放战争时期上海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和,该书的编委会向上海100多个学校赠送了400本,作为爱国主义教育教材。

  沈忆琴和陈一心加入中国的时候都只有十几岁。1942年2月,就读沪江大学大一的沈忆琴加入中国,就读麦伦中学(也就是现在的继光中学)的陈一心比她晚一个月。学生地下发挥了重要作用。陈一心回忆,1948年底1949年初,他们接到了绘制地图的任务。“当时我们在提篮桥区,放学后3个人一个小组做调查,按照门牌号码将商店、学校等规模记载下来。有时打羽毛球,找球等借口进去。”提篮桥区的这张图就是麦伦中学的地下党和积极完成的。他表示,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地图能起什么作用。“直到上海解放后,陈老总在上海地下党会师大会上专门提到了上海地下党的同志很了不起,绘制的地图有的分布情况,对解放军顺利解放上海起到了很好的帮助作用。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原来我们基层所做的这些工作,真的一层一层抵达了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陈一心说。